马鞍山热线网
新闻

马钢废钢:一百亿小目标的背后危机

2019年2月有一篇《马鞍山这家收“废品”的公司:我有一个一百亿的“小目标”》的报道,讲的是马钢废钢公司取得发展迅速,不仅对内支持,对外经营大幅上升,立志几年要做到100亿。

自2016年钢铁行业复苏以来,以废钢为原料的短流程炼钢在环保要求趋势下,发展迅速,各大钢铁厂的废钢需求迅速放大,“废钢布局“成为各大钢铁厂的战略重点。作为全国十大钢铁基地的马钢,旗下马钢废钢也是动作颇多。

马钢废钢公司由马钢集团副总经理,总经济师陈昭启任法人兼董事长,全面负责。2018年马钢使用废钢量超过200万吨,作为经营废钢原料的马钢废钢公司一路高歌。近来,马钢废钢在安徽,浙江各处设置合作公司,布局废钢基地,不仅为马钢采购废钢,同时开展废钢贸易业务,一时风光无限。然而不知道这位南京大学的博士是否看到了马钢公司内部的潜伏危机。

废钢回收是很简单的加工制造行业,把各路来源的废钢集中,加工成炼钢需要的原料规格给钢厂即可。废钢物资来源复杂,有废旧回收站,金属加工企业边角料,建筑废钢,拆船拆车等,上游的大量从业人员为个人或者个体户,由他们收集以后给到废钢加工配送企业,废钢加工配送企业销售给钢厂。在多种因素下,中间的废钢加工配送企业处于很微妙地位。除了对于来料加工以外,对于下游钢厂,这类企业还有更为重要的作用。因为废钢上游多为“拾荒大军“的个人,他们无法向钢厂开具销售发票,需要经过加工配送企业转一道,由废钢加工配送企业向钢厂开具销售发票。随着钢厂对于废钢需求量的增加,同时对于采购发票的需求同比增加,很多人发现,通过开票获得收益巨大,成立了很多贸易公司,不再靠真实的贸易经营,而是靠虚开发票非法获利。去年税务部门查处了多起废钢”皮包公司“案例,并对于废钢行业的监管进一步加强。

废钢产业虽然发展迅速,但还处于初级阶段,有很多不规范及很多漏洞可以钻营,钢厂作为需求方,在整个废钢产业中有绝对了话语权和控制权。马钢废钢公司就是权利的拥有者,在巨大的利益诱惑和漏洞面前,马钢废钢管理团队似乎把废钢业务当成“自己人“的业务。面对这种情况,不禁让人想问:

1、 作为刚到废钢公司不足一年的常务副总经理曹玉龙,从未接触过废钢业务。作为特设的岗位,在过去马钢下级公司里从未发生,这种做法是否符合组织干部流程?

2、 此间看到的就是废钢公司人员随意频繁调入,亓万钢、方秀福、高虎等在原单位曾因不当获私利犯过大错,如今转身变成了废钢公司的骨干人员。同时废钢公司设置这么多处长,助理,科长,这些人员有无必要?编制核定原则是什么?

3、 在对外经营上,废钢公司多跟本地经营规模很小的私营企业合作,主要是通过他们搭建外销渠道,废钢公司从中收取5-10元/吨的开票费,让这些合作老板们赚得的盆满钵满,这难道不是赤裸裸的利益输送?听知情者言,其中有些公司并不实际产生业务,仅仅是表面走账。且不问这些钱最终流进谁的口袋以及实际经营的风险,想请问这些合作企业的准入的标准是什么?是仅仅需要跟马钢废钢公司人员“搞好关系”?

4、 为了马钢废钢公司“100亿小目标”,马钢废钢公司各处开票,眼里只有业绩,不注重发展产品质量,钢厂客户满意度不断下降。马钢废钢公司正逐步沦为一个只会开票的“皮包公司“,这种短视发展的100亿目标的意义何在?

面对这些问题,不知道作为马钢总经济师的陈昭启作何感想?相信作为每一个马钢人,都希望马钢越做越强,越做越好。希望每个马钢人有正直奋斗的精神。然而战略短视,专业缺乏,混乱组织,任人唯亲,假公济私的马钢废钢一些领导职工,面对废钢产业发展的大好机遇不务正业,导致马钢可能与产业新机遇失之交臂。


相关新闻